2018年华语电影回顾——我们都是《无名之辈》,却并非无足轻重

2019-07-29 13:36:05 十大华语电影

十大华语电影 

在一座山间小城,一对业务不熟练的劫匪、一个一心想当协警的中年保安、一个身体残疾却泼辣彪悍的毒舌女一群生活在各自轨迹上的小人物,因为一把丢失的老枪和一桩乌龙劫案,上演了一出啼笑皆非的黑色喜剧。】

    2018年11月在国外巨制扎堆上映之时,一部没有流量明星,宣传不多,排片量也不理想的国产黑马横空出世。由饶晓志担任导演,陈建斌、任素汐、章宇、潘斌龙主演的黑色喜剧《无名之辈》,上映一周,票房就已过亿。在《神奇动物:格林德沃之罪》、《毒液》等劲敌围攻之下,上演了投入三千万收获7.88亿的票房的奇迹,豆瓣评分也飙至8.4。

十大华语电影 

    电影里的马先勇(陈建斌 饰)曾经是个协警,一心想要转正做警察。在领导的庆功宴上喝醉,开车回家时发生了意外,导致妻子死亡,妹妹马嘉祺也由此残疾,更断送了自己的职业梦想。这次陈建斌不再是《后宫甄嬛传》里君临天下的皇帝,也不是《三国》中的一代枭雄的曹操,而是回归底层,把一个因曾经的过失对家人负疚、心怀正义并执拗的追求自身价值的小人物演得丰满深刻。

十大华语电影

 凭借《驴得水》进入大众视野的任素汐,此次出演马先勇之妹,一个脖子以下全部瘫痪的残疾人马嘉祺。肢体的限制并没有使角色变得黯淡,除了放大语言和表情的功用,任素汐还在特别的戏份中演出了肢体的无力感,化角色的桎梏为优势。只有演员忘我地投入,角色才能深入人心。任素汐在拍摄天台戏份时,因为使不上力绳子在她身上磨来磨去,等拍完才发现皮肤已经被磨破皮全都是血,但是因为拍摄太投入,她根本没感觉到疼。

十大华语电影 

 《无名之辈》里一个从小被乡里人看不起,一心想要干件大事的“眼镜”(章宇 饰),与只想赚够钱,和自己喜欢的女孩真真结婚的发小“大头”,两人结伴开始了抢劫之路。在抢手机店时,乌龙般的抢了几麻袋不值钱的模型机。整个过程被监控录了下来,制作成鬼畜视频。眼镜看到这些视频后哭着喊出:“你抓我,关我,我都认,你为什么要恶搞我!”。正是从“悍匪”到“笨贼”的形象变化,使“眼镜”这个角色有了立体感 ,让观众看到他不仅仅是一个滑稽的“憨”贼,更是一个渴望获得尊重的“人”。

十大华语电影

 作为一出荒诞喜剧,《无名之辈》的制作一点不荒诞。每一个演员都是实打实的演技流,更有着扎实的故事创作和生活化的人物塑造。这种根植于人物行为逻辑和身份特点、不穿凿不刻意的喜剧呈现,创造出了笑中带泪的观影体验。

 影片分为四条故事线,两主两副。两条主线分别是:马先勇寻枪的线,眼镜和大头抢劫的线。两条副线分别是:高明和情妇的感情线,高翔和依依的青春线。另外还有真真、波仔、刘五、王顺财等粘合剂式的人物,将各条线彼此串联起来,共同构成了一个人物众多、支线庞杂的大群戏。

 而这四条故事线,支撑起同一个主题:一群小人物该如何“拿回”自己的尊严。

十大华语电影

 马先勇想要找到丢失的“枪”证明自己;马嘉祺想要通过死亡换得尊严;“眼镜”想要做个轰动全城的大案一雪前耻;大头想要风风光光娶自己爱的女孩真真。其余的几个配角也有着各自的困境和渴求的尊严。

 平凡的题材背后反映的是电影的核心洞察。片中每一个人都是与生活这场博弈中的落败者,是社会底层中的无名之辈,卑微到连姓名都不被记得,但他们都知道,生活的意义不只是默默无名地活着,还有拼命也要守护的尊严。

十大华语电影

 从导演到主演,一个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之辈,与影片名称“名副其实”,讲述的故事,看似荒诞却让人倍感真实。“一个真挚的作品算是好作品的基因之一。”导演饶晓志一句不经意间的“心得”,很快成为“金句”,这也被誉为该片成功的制胜点之一。

 中新社为此专门发出一篇新闻通稿。其中采访到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。饶秘书长说:观众在不断调整,市场也在不断变化,那种单纯依靠段子和夸张的搞笑让观众不可避免的产生了审美疲劳,效益开始递减。此种情况下出现的《无名之辈》,不仅有着更深刻的主题和对现实的关切,甚至“是更为复杂的现实主义表达”。

 饶秘书长还认为,喜剧创作和生产也应该植根于现实、植根于现实中的人性。喜剧电影可以做到更多的关注、审视、剖析现实、现实中的人性负面的方面如人性的弱点,另一方面也可以让观众看到温暖之光,人性之光。“《无名之辈》的逆袭说明观众需要喜剧,更需要优质的喜剧。”

 跟我们一起关注优质华语电影,关注那些默默为中国电影事业奋斗的无名英雄,共同助力华语电影发展。